棋牌资讯

商标流氓10元注册个体户,搞垮游戏团队

发布时间:2020/08/05 编辑:圣盛网络 来源:圣盛网络

「我们第一时间下架认怂了呀。」

苹果给一家独立开发团队发了一封邮件,要求他们的游戏整改侵权内容或下架。原因是游戏被投诉侵害了他人的商标权。这家独立团队第一时间选择了下架。

「太可恶了,有那么几家公司一直恶意去抢注线上游戏的商标,我朋友的游戏也被人抢注,还好没有成功。」团队负责人张业(化名)告诉游戏新知,之前游戏名称也被抢注了,刚好改了名字,可能他们还没来得及找上来。

张业也道出了抢注商标背后的生意,「如果碰到牛逼游戏了,不能换名字的,只能买他的商标,她就会开价。」他们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毕竟船小好调头。对于那些更有知名度的品牌来说问题就没那么简单了:为了不损失受众,他们往往只能乖乖掏钱将商标买回,否则就会面临游戏被渠道下架的风险。

10 元注册资本的「商标流氓」

让一款游戏的努力付之东流,背后的可能是一家注册资本仅为 10 元的个体户。

根据知情人透露,许多抢注商标的人会注册个体工商户来申请商标,注册资本很可能低至 10 元,注册地为安徽芜湖镜湖的类似工商户就有不少。

一家叫镜湖区笑卉贸易商行的个体户注册资本为 10 元。旗下有 61 个商标信息,其中有《神秘之城》《孤胆车神》《采矿大亨》和《钢铁战队》等游戏商标;注册资本为 20 元的镜湖区三奇贸易商行旗下有 52 个商标,镜湖区万创贸易商行旗下有 56 个商标。

一家叫镜湖区集嘉贸易商行的个体户注册资本为 20 元,旗下有 165 个商标,其中有《仙侠幻梦》《星球联盟争霸》《无尽大冒险》等商标,其中还有一个申请未成功的《流言侦探》商标。

据游戏新知查询发现,《流言侦探》是木狼科技(已获得叠纸网络投资)旗下的一款游戏。木狼科技 2017 年 1 月登记了《流言侦探》的软件著作权,2017 年 8 月《流言侦探》上架了 App Store。游戏并不是「小透明」,在 TapTap 下载量突破了 200 万且还保持着 9.2 高分,还获得 2017 年 TapTap 年度最佳游戏、最佳独立游戏和最佳剧情提名。而镜湖区集嘉贸易商行申请注册第九类商标「流言侦探」的时间是 2018 年 2 月。

木狼科技技术负责人告诉游戏新知,《流言侦探》是木狼科技先注册但被驳回了,被人趁虚而入。为了避免同样的情况发生,他们的新游戏《猫头鹰和灯塔》已经预先注册了商标。

多数被恶意注册的游戏商标流程都和木狼科技、张业团队类似,通过公开渠道获知游戏的名称,抢在游戏所有者之前抢注商标。幸运的在商标公示期被截停,也有的像张业团队一样等来一封被投诉邮件。

一般注册商标的成本在 600 元左右,往往形成了一定品牌效应的游戏才会为之买单。如果恶意注册商标反诉成功的概率只有 1%,也够这些个体户获得丰厚的回报了。游戏新知了解到,许多类似的个体户已经注册有数年的时间仍在持续新增商标注册,可见一斑。

游戏商标那些事

商标注册有 45 个大类,游戏类的商标主要是第 9、28、35、41 和 42 类。

网络游戏公司在注册商标时通常会选择注册第 9 类「计算机软件」、「可下载的手机应用软件」,第 28 类「游戏器具」、「游戏机」,第 35 类 「广告」,第 41 类「(在计算机网络上)提供在线游戏服务」以及第 42 类「计算机软件设计」、「网站服务」。当然,为了未来开发衍生产品着想,公司一般会申请覆盖更多的类目。

说起来简单,然而在实践中,疏漏在所难免。

一是初创团队往往缺乏版权保护意识或是相应的法务能力,未能及时建立商标保护体系;二是某个品牌往往具有多个译名,在竞争激烈的商标市场上想取得所有译名在所有领域的权利可以说是难于上青天,恶意申请者往往会钻漏洞,在那些原持有者商标保护没有覆盖到的类目下抢注商标。

前者除了上述的张业团队和木狼科技外,还有巨鸟多多工作室与他们开发的「自走棋」。巨鸟多多在商标申请上最大的「先天不足」在于,他们根本不是一家公司。尽管中国的商标法允许自然人申请商标,但前提是自然人拥有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既没有旗下公司也并非个体工商户的巨鸟多多由此失去了商标保护的主动权。

从中国商标网的检索系统中可以发现,从 2019 年初开始便有多家公司申请了「自走棋」商标,其中不仅能发现腾讯、网易的身影,今年年初因为抢注「火神山」与「雷神山」商标而遭到媒体广泛批判的杭州电魂网络也赫然在列。不过幸运的是,目前这些公司还没有任何一家正式取得「自走棋」商标的实质拥有权,因此当下开发自走棋类游戏还不用担心卷入商标纷争。

至于后者,最著名的例子或许是《海贼王》了。早在 2007 年,北京随手互动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便抢先一步注册了「海贼王」以及「海贼王 Online」商标,迫使集英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只能使用「航海王」作为「ONE PIECE」的正式中文译名。尽管在 2017 年,集英社在经过审议后取回了「海贼王」商标在部分领域的权利,然而最关键的第 9 类商标依然握在随手互动手中,以至于集英社在授权开发联名手游时依然只能使用「航海王」的名字。

也不是所有海外公司都像集英社一样大意。拥有「东亚最强法务部」的任天堂在这方面堪称楷模:早在 1999~2000 年期间,任天堂便富有先见之明地将「宠物小精灵」、「口袋妖怪」与「神奇宝贝」等多个「Pokemon」译名的商标拿下,要知道在那时候中国的「专利流氓」公司们甚至都还没诞生。

遭遇抢注如何补救?

退一万步说,假如你是一名游戏开发者,如今发现自家产品的商标被抢注了,此时应该怎么维护自己的权益?

最关键的时间是前三个月。根据规定,商标在实质审查通过后将会进入三个月的公示期,在这一期间内只要提供证据,很容易就能驳回商标申请。要是过了三个月,想要再驳回商标就需要通过更加复杂的法律程序。

法律手段之中,尤其有效的一种是「在先权利」。

我国《商标法》第 32 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所谓在先权利,就是争议商标在申请之前已经取得了一定的公众知名度,以至于可以判定第三方是抱有浑水摸鱼的主观恶意去注册商标的。

「王者荣耀商标权之争」开庭照片

最近的一个案例是,贵州问渠成裕公司在《王者荣耀》上线一个月后便注册了「王者荣耀」商标的酒类使用权,但在腾讯发起诉讼以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在今年 6 月 17 日判决称「《王者荣耀》在上线之初已获得较高的搜索点击量和广泛的关注度」,拥有相关在先权益,因而裁定酒企注册的商标无效。

但在先权利的诉求无疑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只有那些从一开始就取得了很高人气的品牌才可能借助这一途径赢回商标;更何况,「在先权利」的主观性很强,如何证明是自己先使用的?这意味着必须要有足够强大的律师团队为其辩护,对于势单力薄的独立游戏开发者而言这条路尤其艰难。

另一种方法是,如果发现注册商标在三年内未被使用,任何人都能向商标局提出撤销特定商标的申请。因为恶意抢注商标者往往只是大量「囤积」商标,不太可能将它们应用到实际产品之中,因此那些「后知后觉」的品牌持有者可以尝试通过这一途径赢回商标。 或许像老干妈一样,注册整个「族谱」才是正确方案

然而,对于文章开头张业团队遇上的状况,以上两种方式都不太适用——游戏本身并没有足够高的知名度;商标是近期才被抢注的,三年时间早已超越了游戏的生命周期。这种时候如果手头上有非常充分的证据,固然也可以向商标局评审委员会提交商标无效宣告申请,但大多时候独立开发者并没有如此强力的证据,也没有相应的人力和精力去应对纷争。于是恶意抢注者往往能阴谋得逞。

这再次提醒我们,游戏商标是一种亟需保护的重要资产,对于资源有限的初创团队而言尤为如此。为了避免未来更惨重的损失,开发者很有必要在早期提前注册商标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全文完)
分享到:

想了解更多产品详情

您可以添加微信客服号:jxyz568
扫码快速添加微信客服号


友情链接: 文网游备字〔2016〕M-CBG7413号 | ICP备案号:粤ICP备13040023号 | 粤网文〔2016〕4773-1162号
Add: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南八路泰邦科技大厦 | E-mail:system@ss2007.com | Tel:0755-23975835
Copyright 2013 深圳市圣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ternate Text Alternate Text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0653号